V CHINA

乐队的夏天,不落幕的“黄金时代”

有人说,在摇滚文化猖炽的时候,它承载了时代里大多数愤怒。而在如今,摇滚乐俨然有成为流行乐的架势,它不再背负着很多所谓宏大的东西,或者说,人们并不在意它到底该背负些什么。那么现在,仍然是乐队的黄金时代吗……

V CHINA

艺术家,谭卓

与其他一些艺术家不同,谭卓在用作品提出问题时,往往包含了某种解题的自我倾向。比起迷茫、愤怒、控诉、逃避等方式,她更愿意寻找某种出路,用充满力量感的方式来回应现实。这或许与谭卓对艺术家社会责任的理解有关……

V CHINA

超级市场:“中国第一支没有真正意义的电子乐队”

超级市场是中国第一支真正意义上的电子乐队,他们却自嘲是“中国第一支没有真正意义的电子乐队”。在与他们的对谈中,我体会到乐队自嘲的一部分其实是真心的。“没有真正意义”在普通人看来似是一种放弃,但对超级市……

V CHINA

薛凯琪的坍塌与重生

岁月流转,经过十二轮四季变换,过去不够爱自己的薛凯琪已经像“Better Me”歌词描述的那样学会了善待自己, “如果你不懂去爱自己,你就不懂得去爱别人。”

V CHINA

造梦故里——电影人的银幕乡愁

“故乡”是许多电影人的造梦主题。我们邀请了五位来自不同地域的新生代导演,分享他们与故乡的故事。李睿珺、乔思雪、牛小雨、梁鸣、鹏飞。这些银幕上的造梦者用电影与故乡互相解码,各自以不同的方式,在光影中重回……

V CHINA

柏林护士:摇滚乐创作的魅力无法被取代

90 年代,柏林护士(Berlin Psycho Nurses)的大多数成员刚刚在湖南各地出生,但随着MP3 设备和格式的成熟,对新鲜音乐如饥似渴的少年间开始流传着一个个以年代划分的流行金曲压缩包,一起享受着互联网野蛮生长所带……

V CHINA

李带菓 & 李姝睿:爱是一种同频共振

有些相遇是冥冥之中的。鲸鱼发出人类听不到的次声波是为了找到同类。人类也会发射自己特别的“波段”寻找同伴。穿着对襟长袍玩琵琶的李带菓成长在美国,用丙烯喷绘描绘数字时代视觉机械复制风格的李姝睿生在重庆,本……

V CHINA

Nova Heart:为每个人开一扇门

弗兰·勒博维茨在她的纪录片《假装我们在城市》中说:“没有人像音乐家那样受人爱戴,诚心诚意的那种,因为他们带给人们表达情绪和回忆的能力。”音乐是唤醒回忆中情绪的锚,乐队则是音乐与品牌的结合体。

V CHINA

封面人物 | 张子枫:时间的礼物

张子枫像一个天生的“联觉人”,她体验表演的方式是将感官打开。于是空气中的冷与暖都有了味道,眼前的风景会变成音符,落在画笔下就有了色彩,她就这样走进了自己创造的奇幻空间。

V CHINA

刘恋 & 薛凯琪 & 张娅姝:向内生长

对于一些人来说,成长带来的变化并非表露在外,而是经由时间的沉淀,转化为向内的思考、探索和延伸,并通过不同形式优雅表达。V世代将目光聚焦于三位“向内生长”的女性,她们游刃有余地与情绪共处,用心感受细微的……

V CHINA

黄觉 & 麦子:我们的爱情还在发育

在这个速食时代,10 年的爱情对很多人来说很漫长,或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或从“爱情”走向了“亲情”,但麦子却说:“10 年很短,10 岁还是个孩子,它还不够成熟,还在成长。” 在黄觉看来,这10 年弹指一挥间,凝固……

V CHINA

布衣乐队:摇滚乐就是做真实的自己

“宁夏土摇天花板,掀翻现场的地板。”这是布衣乐队在参加《乐队的夏天》时的豪言。“大家都说我们土,那就土呗,”主唱吴宁越对于这些评价和声音毫不在意,因为对于他自己和乐队而言,“土”是大家在勇敢地做真实的……

V CHINA

V世代|庄达菲的“日出多值得”

对于庄达菲这一代00后新人演员来说,努力当然重要,可为了什么而努力似乎更加重要。小时候妈妈因为喜欢古典乐,让庄达菲学钢琴、大提琴、小提琴,庄达菲却就是喜欢不起来,直到捧起吉他,才找到对音乐的热爱。演戏也……

V CHINA

八仙饭店:有力有序,保持神秘

这是《乐队的夏天》第三季(后简称为《乐夏3》)里超级乐迷纷纷“失控”的一刻——张亚东祭出一句:“实在太牛了。”彭磊紧接着跟上,毫不吝啬溢美之词:“折服,超级酷,太帅了,能力超强……”大张伟扯着嗓子大声……

V CHINA

封面人物 | 周迅:万物美好

那天阳光大好,温度适宜,计划和安排什么的可以说全都没有,身心全没负担,也无任何要事发生。花朵静静绽放,仿若置身诺阿耶别墅的花园的环境中,一丝静谧的幽香飘散。在一个公园的一条小小河边散步时,忽然有一句话……

V CHINA

封面故事|有关《繁花》的乡愁旧梦,无双情义

《繁花》问世的第一幅画面,实际上是预告里一段阿宝的念白:“记得小时候,我和蓓蒂,喜欢爬到我家附近的东正教堂上,看天上的云,地上的树,时光如水,把人和事带来,又一并带走了……那天坐在屋顶上,我一直没回头……

V CHINA

人物 | 秦昊:从莎士比亚时代到今天

时代更迭很快,创作的技术手段不断变化,但戏剧是永不过时、不可取代的,因为戏剧承载的是人的情感。

V CHINA

从城市到乡野,演员尹昉被放逐的一天

置身于镜头之下,演员尹昉习惯性地在直觉的引领下带着角色往前走;站在舞台上,舞蹈艺术家尹昉时常将自己交付于身体本能。在文明带来的知识与经验之外,尹昉始终相信源自野性与本能的生命力往往拥有超越自我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