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芭莎

封面人物 | 贾玲:拾阶而上 我就是光亮

从《你好,李焕英》到《热辣滚烫》,很久没见的贾玲,站在我们面前的时候,既熟悉又陌生。她为这部电影减重增肌,高密度地经历了孤独、纠结、恐惧等等,复杂、立体的情绪,既是演员又是电影的导演,她的压力巨大却难……

时尚芭莎

人物 | 屈楚萧:掌控自己的剧本

作为演员,怎样选择下一部作品、在每部戏里如何演绎自己的角色,屈楚萧早就了然于心。也正是这种源自内心的确定,给了屈楚萧看起来轻松、随意的底气,这是属于他自己的张弛有度。

时尚芭莎

幕后新锐 | 魏书钧:如果我不拍电影,那不就是过一种不拍电影的生活

电影《永安镇故事集》创作、拍摄、剪辑制作于过去的三年间。当那些神秘的、传说的、不可测的想象即将一一展开于眼前,我们约访导演、编剧魏书钧。

时尚芭莎

封面人物 | 成龙:普通的神

做“成龙”很累,但是今天我已经是“成龙”了,我要把“成龙”这个位子坐好。我拍电影的时候、做慈善的时候,出去对人,我是做“成龙”,回来,我就是一个普通人。

时尚芭莎

中国十二美人之“景迈访茶”

何似香气浓,人在草木中。山林深处细嗅,一半是茶茗清馥,一半是人生沉浮。总说佳茗似佳人,清冽而温润。与童瑶 一起,于茶山中、茶盏间,寻半晌慢时光。

时尚芭莎

人物 | 宁浩:在孤岛上

回头看去,距离导演宁浩上一次执导的电影长片上映,已经过去四年了。电影里的许多事在当时看来是“疯狂”、是“荒谬”,但随着时间与现实的不断演变,在各人的感知下又生出了哪些真实可触的映照和证实,是难以一一收……

时尚芭莎

时代榜样 | 张伟丽:我看到的每一个对手都是自己

张伟丽,陈漫。两个在世界舞台上单打独斗的女人。一个用拳头,一个用镜头,展现中国女性的力量。

时尚芭莎

人物 | 邱天:从角色认识自己

十几岁的时候,邱天自己动笔写下过不少关于青春的感受,现在成了青春电影《沙漏》的女主角,她也特别能共情自己饰演的莫醒醒。虽然事实上她们二人并不相似,莫醒醒的情绪起伏格外显著,小时候的邱天本人要活泼开朗得……

时尚芭莎

庄文强:一部《金手指》、一场黄粱梦

七个“三年”,二十一年之后,我们等到了这样的王炸组合,梁朝伟和刘德华两大影帝继《无间道》之后在2023年跨年档联袂主演的新片《金手指》正在热映。当年天台的画面被无数影迷演绎成自己人生的情绪时刻,各有立场。……

时尚芭莎

人物 | 费翔:终身美丽的秘诀是爱

现在,费翔带着他转战音乐剧、歌剧舞台几十年的旅程与他的银幕首个主演电影《封神第一部》重归大众视野,谈美的同时,他更多谈到的是一种博爱。

时尚芭莎

人物 | 文咏珊:在时间上凿洞

文咏珊的时间流速似与旁人不同,她沉缓而扎实,像水流通过管隙,“倏”地一下变慢了,一滴一滴的,落在坚硬的岩石上,凿出年深日久的坑。从不追问时间的意义,只是主动去赋予。

时尚芭莎

人物 | 谢震业:“亚洲飞人”也浪漫

“第一个两百米跑进20秒的亚洲人”回来了!在杭州亚运会的赛场上,谢震业不仅成为闭幕式中国代表团的旗手,也扛起了中国短跑的大旗。他问鼎百米决赛冠军,并带领师弟们重夺百米接力金牌,担起了“中国短跑新的领军人……

时尚芭莎

人物 | 檀健次:红不红这个事交给天命

从2009年的电影《秘岸》,再到今年暑期播出的热播剧《长相思》,檀健次如同他饰演的第一个角色少年小川那样走出迷惘,在烟波重重的江边完成了蜕变,摇身一变俊美近妖的古装剧角色,那个令大荒内众多世家、氏族忌惮的……

时尚芭莎

人物 | 布莱恩· 考克斯:一场权力的游戏

布莱恩·考克斯(Brian Cox),因《李尔王》声名鹊起,《继承之战》享誉全球,如今携《囚犯之女》来到中国上海。将这三个各具特色的父亲角色置于他60多年演艺生涯的人生坐标之中,似有巧合却也顺理成章。

时尚芭莎

封面人物 | 赵丽颖:慢下来,再追光

紧密拍摄的间隙,赵丽颖被调整造型、灯光的工作人员“包围”着,她站在有点炽热的 聚光灯下,眼里看不见焦灼,时而挥舞起手里挂着丝巾的干花,开着玩笑赶走那点紧张的空气。当下的她开始学会让自己放慢,即便在匆忙……

时尚芭莎

《神隐》:若得深情一场,此生也无憾

《神隐》中的大部分角色,都拥有一条完整的故事线。为了弄懂他们的故事,BAZAAR特邀李昀锐、崔航、贺开朗,为他们拍摄了一组大片,试图捕捉隐藏的十尾天狐鸿奕、澜沣帝君、幽洺王敖歌以及修言身上的另一面。

时尚芭莎

人物 | 吕克·贝松:不要丢掉年轻的感知力

字幕走完,场光亮起,电影《狗神》在第七届平遥国际电影展“惊喜”放映结束的一瞬,64岁的导演吕克·贝松已然站起身来面向为他响起热烈掌声的近千名观众,他用右手拍击着左肩,双手合十,不断向观众飞吻,点头致意,……

时尚芭莎

封面人物 | 惠英红:风再起时

总有一种感觉,惠英红是从风中走来——从小在市井长大,周身都是港口潮湿的海风;以“打女”身份出道,22岁一举成为香港金像奖初代影后,红遍亚洲,如沐春风;高处不胜寒,人生起起落落,有过失落和彷徨,她也曾迎来……